营销知识
真人花牌官网官方 断层线上的冲突:文学、文本和文明宜昌骆勇新
发布者:dede58.com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1-20 12:24
图片发自简书App
 

  宜昌初秋的早晨,儿童公园的深褐的楠树叶,在蛋黄色的阳光下,泛出青灰的光芒。荷塘里的枯灰荷叶,弯曲着身体,在阳光的微风里,轻轻地抖动,仿佛是要倔强地站立起来,演绎一场朝阳与暮年的冲突战争。多多借助荷塘中的小岛,完成了长篇小说《荷舞》的洗礼,他每次看到这个小岛和空中漂浮的蓝云,总会想起地质大师黄万里对修建三峡大坝的抗争。

  清真寺,就在儿童公园脚下。阿曼早就准备好了瑟兰木龙润茶。阿曼与多多源于一位文友的牵线,阿曼负责清真寺内刊《灯》的编辑,多多曾经为他提供过不少让《灯》走出去的建议。阿曼喜欢喝茶,多多曾经跟他开玩笑:也许,我们唯一相通的就是品茶了。阿曼笑说:不只吧,至少还有文学……

  阿曼端坐在茶室,认真地阅读多多带来的《爱莎》打印稿,严肃的表情,仿佛在接受一场洗礼,多多最欣赏阿曼的就是他的严谨。多多看着红匀柔嫩的茶叶,汤色红艳明亮,呈蜜糖香的香气,醇厚回甘的滋味,让多多的身心一阵轻爽……

  阿曼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稿件,严肃地说:你的这位朋友丹妮娜,是一个悲情者,但好像对当前穆斯林的走出意愿和世界化倾向意识,理解不是很深刻,或者说没能完全进入新一代穆斯林的内心。或者说穆斯林在丹妮娜的内心深处,还有魅的影子。事实上,中国与穆斯林有着上千年的关联历史,阿拉伯文明与中华文明已经在冲突中,找到了基本融合点。小说中的有些穆斯林的习俗礼仪观点存在,但在中国至少不是主流。《古兰经》崇尚尊重和自由,只要遵从教义,坚定信仰,考验忠心,加入穆斯林,一般情况下,需要“讨拜”,把以前所犯的错误向真主乞求宽恕和慈悯;还要要淋浴洗大净,但不一定非要灌肠,只是一套洗垢去杂念的程序,包括漱口、呛鼻、洗全身上下左右的顺序,意为即日起做一个全新的人生。还有那个假阿訇说的“阿訇不是一般人能见的”,这也是一个误解,阿訇本是穆斯林在中国的教职人员的统称,中国新一代穆斯林的生活方式,除了《古兰经》中硬性规定的礼仪、风俗习惯和道德圣训必须遵守,但社会行动却是开放性,穆斯林尊重自由……

  多多重重地点了点头,征询阿曼的意见:我点开微信,加盟我们的讨论如何?

  阿曼怔怔地看着多多,无奈地笑了笑:好像被你绑架了,你就不能尊重我一下吗?

  多多轻笑一声:我也尊重你的文学梦想,这不冲突。

  多多call丹妮娜,把阿曼拉进了微信群,同时call小诗、小易。

  丹妮娜露出羞涩的表情:欢迎阿曼!敬请多指点!

  阿曼坦然一笑:才女,拜读了你的《爱莎》,很有感触。仿佛你受《穆斯林的葬礼》影响深刻。

  丹妮娜不置可否,拱了拱手势。

  阿曼也不在意:爱情故事,不只有悲情,也有美好。文学,是思想的引领者,特别是小说创作,需要突破。即便是穆斯林的世界里,也有为爱情冲破禁忌。文学尊重宗教,但不一定被宗教束缚。

  小诗郑重地点着头:阿曼好!你说得对!我看了丹妮娜写过《受戒》,汪曾祺能够在那个时代突破创作的禁锢,也算了不起。

  小易哈哈一笑:从我这个小年轻的视觉出发,爱情还是美好的。

  阿曼谨慎地回复:新一代穆斯林应该具有自我反省的意识,应该拥有更开阔的胸怀和更广阔的视野,不苛求别人,就像别人不苛求你;承认自己不完美,就像承认别人不完美。当穆斯林怀着开放和学习的心态,接受新事物时,伊斯兰是强盛的。当穆斯林裹足不前,民族主义、地域主义越来越强势里,伊斯兰也会没落。中国传统文化与伊斯兰文明融合了上千年,有些区域和民族性也会得到理解。就《爱莎》而言,如果深刻地领悟了伊斯兰教的精髓,找到完美的融合点应该不难,但从总体来说,阿里和爱莎对爱的理解不深刻,用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,没有爱到骨髓。无论是什么文化,爱和善良仍然是化解文明冲突的钥匙。

  小易回复道:正如多多所提到的断层线,我们永远生存在断层线上,无论什么文明,只要涉及到民族、地域和时间,就会有断层线上的冲突,有时可能触发战争,有时可能和谐。

  小诗眺望窗外,仿佛要在西湖的风景里,寻找到西北望、射天狼的感觉:阿曼的阐释,让我想到近几年风行一时的小说《我的名字叫红》、《三杯茶》和《追风筝的人》,他们都在文明断层线上,寻找到了创作的灵感和支点,但总体来说,后现代思维,离不开现代性,离不开人与自然的日常生活世界,不仅如此,小说创作需要思维自由的体验,譬如:美国人的自由开放心态,在穆斯林的纵深之地,仍能收放自如,不完全是他们的善举,更重要的可能还是心有他物憩息之地。

  此时的多多,摆出一幅老成持重的面孔,仿佛坐在圆桌领导席上,指点江山:是的,我们本就在断层线上活着,文学、文本、文明,都在断层线上冲突、战争、匍匐前进。讨论到此时,《爱莎》的创作思路似乎清晰了。第一,《爱莎》在题材、人物设计及创作方式上的选择是很不错的,但题材主题无中心化、人物性格的刻意隐性及创作方式的生涩(假阿訇过多的说教干预和场景突出),淡化了小说美学效果,文明文化为主题的断层线被冲淡,上升不到理想的断层线战争,小说创作不破不立。第二,丹妮娜心中对穆斯林的魅尚未完全根除或自由接纳,从假阿訇和爱莎的相遇巧合设计,已经决定了爱莎所谓的爱情欠丰满。爱莎的“终生不入任何教”,验证了丹妮娜及其设计的人物对穆斯林的错觉,正如假阿訇所说的最多也只是艳遇,而不是完全的爱,丹妮娜想要表达的深层冲突只能草草收场,本质上的爱情悲剧,留给读者的却成了错觉上的认知悲剧。第三,丹妮娜文本的后现代性技术运用,特别是情感现场冲突感置入不充分,祛魅、异质合成、距离消蚀、形式空间化都存在明显的拼贴感,仿佛讲故事或新闻通稿,而不是小说创作。

  丹妮娜怔怔地望着微信群,若有所思:谢谢亲们的厚爱,我似有所悟。

  小易玩笑道:走起,我陪你到终南山修行去。

  阿曼笑了笑:人生到处可修行。

  丹妮娜突然感受到一阵轻松的快意:好,明天我就去旅行,西岭雪山见。